楞严经快诵网
楞严经快诵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入门知识/ 文章正文

管窥佛教的宇宙观

导读:管窥佛教的宇宙观 管窥佛教的宇宙观 冯冯居士 佛教的宇宙观念是合乎宇宙大自然事实的,是科学化的,我们对佛教的研究越深,就越会发现;佛教的宇宙观并非原始宗教的神权与迷信模式,而是客观的对于宇宙事实...
管窥佛教的宇宙观

管窥佛教的宇宙观

冯冯居士

佛教的宇宙观念是合乎宇宙大自然事实的,是科学化的,我们对佛教的研究越深,就越会发现;佛教的宇宙观并非原始宗教的神权与迷信模式,而是客观的对于宇宙事实与现在、过去、未来的认识。越来越眼界广阔的最新天文科学,有更多的突破性天文发现,可资证明佛典所载的宇宙观念的真知。

一种宗教,是否属于愚民的迷信,首先决定于其宇宙观。凡是宗教,无论它是在原始阶段,或在已发展阶段,都必须具有宇宙观、哲学观与人生观,作为最重要的基础,其次才是神学。如果以神学作为首要的骨干基础去发展它的宇宙观、人生观与哲学,就是首先限制了智慧的启发,等于是井蛙观天,虽未必就全部流于迷信,但其偏狭已不可免。

任何宗教,假如对于智慧不是采取启发之宗旨目的,而是对民智加以限制禁锢,或者予以“强迫观念”,那么就是出诸私欲的迷信。

任何宗教,假如自昧,不知科学,不接受科学,而仍旧自困于神权之井内,那就是迷信、自愚。

昧于科学与哲学者,不免就昧于宇宙与人生,对于“未知”,就只能接受“强迫观念”而沦为盲目崇拜。

南太平洋有一个小小海岛,是未开发之地,土人之知识,仍去石器时代穴居人未远,不知有飞机、轮船、核子、氢弹,他们仍然停留在畏惧雷电风火等自然现象的阶段,对大自然的畏惧,形成了他们的原始宗教观念神权思想,只知盲目崇拜求赦。他们现时所崇拜之神,乃是用草杆、树枝、树叶扎成的一架螺旋桨飞机——说得正确一点,是一架C ——四十七型的运输军机模型,他们又用草木扎成几个高大的人形,给它头上装上黄色兔毛作为头发,用白色石灰涂抹木偶的面孔,作为他们的“神”。

经过人类学家与其他科学之研究,发现该岛岛民,民智未开,海岛孤悬于南太平洋,与世隔绝,从未看过飞机,亦未见过白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期,美国与日本在太平洋发生战争,偶然有一架C——四十七型军用运输飞机中途迷路,迫降于该岛,为时甚暂,不久修复飞走。美军从空而降,又持有惊人的手提轻便机关枪,火焰喷射器,军用手电筒。可能当时曾经用这些武器威吓过包围的土人,说不定还投过手榴弹或炸弹。土人在惊服之余,就因无知而当美军是从天而降的“神”——可不正是他们无知的心目中的“神”吗?会飞天,会手发雷矢爆炸,会手放火焰,会手射电光——从此土人就用草木做成白人与飞机,当作神祗而崇拜,至今未改。新生的两代孩子,根本未见过世面,所见所闻,就是相传下来的那些会飞天,会投射雷电的“白人上帝”,而那些血肉之躯的美军根本不知自己变了神。

这是一个真有其事的实例,从之不难看到若干宗教的形成过程,或者也可如此类推某些宗教的神权观念,或者更可解释其神话神迹,从而可看出其信仰的发展模式。

如果土人有足够的科学知识,如果他们对于宇宙有若干科学观念,他们自然就不会那样盲目崇拜了。

某些宗教的文献,指出地球是四方的、平面的,太阳是环绕地球而行的,地球是宇宙的中心。这种中古时代的观念,虽已因近世科学之发展与天文知识之迈进而渐渐泯灭,但近来又再重新有人倡言“地球是宇宙中心”之说。

假如从极端的“惟己”观念来说,甚至可以说:“我”就是宇宙的中心,只有“我”存在之时,宇宙才会存在,“我”若不存,宇宙万物亦不存在。这种观念,乍听似不无见地,细思则不然。那完全不过是仅以其“感觉”来看宇宙而已。请问:某甲若死了,世界宇宙是否就亦随之消灭了?其余的人、物,都亦消灭了吗?

更不必说到生死不过只是不断的循环。

某甲死掉,肉体腐烂分解,他的肉体的感觉没有了,但是构成他肉体的那些元素和水分,融化在大自然之中,与其他化合,又再形成另一种存在的形态,而非消灭。而宇宙与世界中的各种形态的存在,亦仍然存在,各在各种循环过程,并非因某甲之“六识”已失,不知色声香味触法而俱不存在,自然亦不可能因某甲有识而存,因无某甲之识而灭。

某些宗教,至今仍坚持其宇宙有穷观念,并谓造物之主,只创造了一个“世界”,只有这一个世界之中有“生命”。而我们人类是宇宙中唯一的人类,我们是孤单寂寞的。不信么?看——人类登上了月球,发现月球上并无空气,人类派出太空船飞抵火星、金星、木星上空,录得气温不是热达数百度就是冷至零下数百度,且从其大气的光谱分析,只有氢、氦、氮气,没有氧气,没有水,“生命”不能存在。是以证实了,宇宙之中,只有一个地球,也只有地球上有生命,地球上的温度,空气与水,都是唯一的,独有的,所以只有地球才有“生命”。从“天圆地方”之说,演变为“太阳环绕地球而转”,是某些人在中古时代的进步“一大步”,从“日绕地转”之说,又至承认地球是圆的,是又一“大步”——这过程有多少的艰苦挣扎,天文学家哥白尼如何被视为妖言惑众而死于狱中,伽利略之受压制……,这些都不必提了。

但是,某些人士仍然未能再向前跨“一大步”去认识宇宙的无穷尽。一位极负盛名的美国某宗教布道家,甚至在某次电视布道会中,表演降灵治病,聋者即聪,盲者立明之余,脱口而称:宇宙是耶稣创造的。

一个人类血肉之躯,能够创造出已经历时不知几兆几亿个光年的、无穷无尽的宇宙?

简陋如我,当时去函,要求辩论此点之疑,并质问出自何典?该位名人,或者以我知识太浅,孺子不可教也,根本不屑与我辩论,乃连信都不回。

我无意在此批评宗教,同时,我想,对于宇宙的有限观念和夸大的神权,亦非惟该一布道家之病,亦非惟某一宗教之理论漏洞。事实上,很多宗教都或多或少地有些难以自圆其说的观念。

不过,在比较来说,佛教对于宇宙的认识,显然是较为客观,而深刻符合实际的。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著的“阿弥陀经”,是我们常在寺院念诵的佛教古典经部之一,佛徒个个熟悉的。该经开头有一段即云:“……无量诸天大众俱”,又云:“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

释迦牟尼又说:“舍利弗!彼佛寿命,及其人民,无量无边阿僧祗劫,故名阿弥陀。”

又说:“阿弥陀佛,成佛已来,于今十劫。”“诸菩萨众:亦复如是。”“众生生者,皆是阿鞞跋致,其中多有一生补处,其数甚多,非是算数,所能知之,但可以无量无边阿僧祗说。舍利弗,众生闻者,应当发愿,愿生彼国。”“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缘,得生彼国。”

又说:“若有善男子,善女人,闻说阿弥陀佛,执持名号,若一日……若七日,一心不乱,其人临命终时,阿弥陀佛,与诸圣众,现在其前,是人终时,心不颠倒,即得往生阿弥陀佛,极乐国土。”

又说:“东方亦有阿□鞞佛,须弥相佛,大须弥佛,须弥光佛,妙音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各于其国,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

“南方世界,有日月灯佛,名闻光佛,大焰肩佛,须弥灯佛,无量精进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

“西方世界,有无量寿佛,无量相佛,无量幢佛,大光佛,大明佛,宝相佛,净光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

“北方世界,有焰肩佛,最胜音佛,难沮佛,日生佛,网明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

“下方世界,有师子佛,名闻佛,名光佛,达摩佛,法幢佛,持法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

“上方世界,有梵音佛,宿王佛,香上佛,香光佛,大焰肩佛……如是等恒河沙数诸佛。”

我不厌其详,抄录这么多,让我们可以容易看到:早期佛教,已经有很明白的时空宇宙观念。

地球是圆形的旋转球体,浮悬于太空之中,并非中古时代所相信的什么“置于一只巨龟背上”,或“地底下是黑暗的大海”。现代人都知道了地球浮在虚空之中,我们站在地面上任何一处,都会根据太阳照现的方向为东,而找出相对的“西方”“南方”“北方”,头顶上对出去的天空是“上方”——其实是“外空”,脚下的地球的另一面对开的太空,就是“下方”——其实也是“外空”(当然也可解释为我们脚下的地心是下方)。总之,这已经是一个很普遍的辐射的空间观念与复度空间概念。

所称的“无量诸天”,很明白的指出天外有天,地球之外尚有其他的世界,所譬喻的“三千世界”,与“二十八层天”,都是借此数字来代表繁多无穷的世界,在我愚见的了解来看,并非指我们地球一处而言,而是很显明地指出宇宙的多重星系,或者复度空间。

十万亿佛土,就是指的宇宙中无穷无尽的无数的世界,或者是我们所知的物质的宇宙中的无数星系,或者是我们目前仍居于初知或未知的无限多度的非物质的宇宙空间。

佛教讲的诸天,有所谓“四天王天”,四极各有一天王:有所谓“忉利天”,四极各有八天,总共有三十二天;再上去(或意指更遥远)有夜摩天、兜率陀天、化乐天、他化自在天。从阿鼻地狱起上数,一直到他化自在天,共有六层天,都是欲界六天;从欲界六天再上去,是色界的四禅尺,合计十八层——即是初禅三天:梵众天、梵辅天、大梵天。二禅三天——少光天、无量光天、光音天。然后是三禅三天……,然后是四禅九天。

佛教说,凡是生到这十八层“天”去的人,都没有“欲”,但尚有可见的“色身”。

从“色界”再上去,又有四层:空无边处天、识无边处天、无所有处天,非想非非想处天。这四层的“天”人,连“色”身都不现了,故称为“无色界”四天。

这些,都是谈宇宙空间。

这儿暂且停止引述佛典的大意,因为若要作有系统的引用,那就多得不胜枚举了。这儿浅谈宇宙的情形。

假定我们现在身在美国加州南部的帕洛玛山天文台,用直径两百英寸的电子天文望远镜向外太空瞭望,我们就会看到,在我们周围,上下四方八面,有无数的繁星,原来都不是一颗颗星状的星球,而实际上是一团团旋转不休的“星云漩系”(恕我杜撰此一译名,以代替传统的“银河系”——Galaxy——一词。因为我们的所谓“银河”,并非河状,而是一团由不知多少亿星体聚汇而成,环绕着一个极高度热能强光的核心而回旋,形状像个漩涡。不幸肉眼所见,只是它的侧面平面,扁的,被误称为银河)。

我们都知道,我们的地球,是绕日而运行的,火星、水星……等等一共十个行星,还有许多零碎不成形的星体岩石,也绕着太阳而永无休止旋转。这个太阳系的一组行星,团团转,环绕着太阳——一向人们称之为“恒星”,这也是错误的。太阳并非“永恒”,它也经历了“生”到“老”,趋向“死”,它放射的热能正在逐渐减少消灭之中,而且它也并非固定不动。太阳也在自转,它也在运行,它是跟着其它的小团团群星,一面自转,一面公转运行,环绕着我们这一个“星云漩系”(银河系)而作圆形的旋转。太阳系是位在于这一个“漩系”的边缘,故此我们望向“漩系”的中心去,看成了扁的,误以为河状。其实,如果从高空居高临下俯望,就可看到“漩系”的圆形旋转形状了。

“太阳系”在这个光漩的边缘,只算是一个很小很小的橙色的小星(DwarfStar),杂混在不知几亿个类似的小组,永无休止地旋转运行,汇成好几股强大的星群的光芒之臂,大致看来,是四股主流之漩臂,它们环绕着一团状如蛋黄的极强烈的巨大光芒的圆心,不停旋转。从正面——即是居高俯视,它是以顺时针方向旋转的,若从反面,即是从底下的虚空向上仰望,它就是反时针方向旋转。

我以前在“内明”月刊发表过妄言管见,指出:佛教的卍字,正是象征这个“漩系”的旋转光华,也就是象征宇宙的动力。你不妨比较一下它们的形状看看。卍字的来源很古,已经不知多少万年,并非始于释迦牟尼,而乃是从极古代不知多少僧祗劫传下来的。极古代的佛教,已经认识了宇宙的形状,乃以卍字作为宇宙生生不息,运行不息,与大智慧觉悟真知的象征。——若问我怎知道的,事又涉离奇。我还是少提定中窥阅古佛典籍与神游太虚吧!

佛教有此卍字象征,正说明了佛教早有相当深刻正确的宇宙观,而且又是从广博的宇宙来观察地球人世的,并非从地球上用狭窄眼光观察一切。佛教讲“空”,这个“空”字,除了哲学上的深刻意义之外,愚见认为还有从宇宙观察这个娑婆世界的觉悟。我们说世事短暂无常,说富贵、功名、利禄、喜乐等之虚幻,说的人都会说,但又有几人真能看得空?如果从宇宙俯视,人生岂但是数十寒暑之短促?真真正正是金刚经所说的“如电”之一闪而已,又何异于细菌之秒间生灭?

地球绕日一周,需“时间”(人的感觉——所谓日出日没是一日)大约三百六十五日余。但是,太阳系跟着其他友辈星系,环绕着“漩系”的极强光能中心,运行一周,需要不知多少亿万光年。人类的时间,是多么渺小!

何况,我们的“星云漩系”,还不是宇宙的全部。宇宙中不知有多少亿兆个这样的“星云漩系”,各自带着一群星系旋转,它们的形状,大同小异,因为它们是不断地在形成,又不停地衰老,然后又不停地死亡(解体)。初形成者,只有爆炸后形成的短短漩臂,中年者,有如花蕾盛开的四股漩臂,晚年者漩臂愈伸长扩散越散乱。在我们的眼中,就有所谓S形、Z形、卍形、○形、人眼形(有瞳孔状——所谓“天眼”光漩……但大多数仍是卍形——实际上,S形与Z形,是因为卍形中有两股漩臂较短,粗看不见。当然,细看起来,实在有些不只四条漩臂,不过以圆形旋转四个象限,一般均以四股为主)。

我们现在从世界最大的帕洛玛天文台两百英寸直径电子天文望远镜望出去,就可看到在地球不远的上下四方,已有两百多个这样卍形的星云漩系,它们的形状,由于与我们的“漩系”(银河)的视线角度关系不同,看来就有些是卍形的(正面),有些是□形的(反面),有些是扁的,形似飞碟的侧影,有的垂直,有的倾斜(从我们地球的角度去看),这些漩系,有些比我们的“漩系”(银河)为巨大不知多少千百万倍,以致隔了那么几兆光年,我们仍可看见它的漩状,有些则较我们的“漩系”为小。

举例说:著名的巨蟹星云(Nebula),甚至于肉眼也可看见它的一团光雾闪闪,它其实是一团卍状的漩系,而非一个单独的“星”。

实际上,在我们周围,已知者,为天文界列入目录者,已有两千多座大大小小“漩系”。至于遥远到连两百英寸直径电子天文望远镜也看不见的,乃是无尽之数,数不尽的,不知几兆几亿。

这一切的“漩系”,也不是固定的,它们各有其光能中心,各有亿兆星系绕着它的中心运行,同时,每一个漩系的中心,也毫无休止地自转。无数的“漩系”,又环绕着一个更大的光能中心而运行,类似我们的“太阳系”绕着我们的“银河”而转一般。

当然,这更大的运行队伍,在环绕一个我们现今科学尚未探悉的中心运行,按照运动的定律,它也是转成圆形的。一个圆形的旋转体,四个象限,自然地各有一股离心力,形成各股漩臂,其形就似“漩系”;其实就是超级包容的“漩系”,形状仍是卍形的圆形旋转。

如此一路,无穷大上去,永无尽止,宇宙的无穷大,无可测量。佛教许多古代诸典均有如是提及,足见佛教自万古以来已对宇宙有充分的认识。

公元一九六三年才被天文学家“看到”的(我不喜用“发现”两字),在我们地球北方外太空数十万光年之处,有一座特别巨大灿烂的喷射星系,称为“规沙”(音译Quasar)之一,在我们时间约二十余年来,天文台摄得它的形状,显示它不断迅速在缩小之中,但是收到它所辐射的辐射波(Radioactivity)却并无显著之减少,这件奇怪的景象,已引起了天文学界与太空学者的强烈争论。加州工技研究院(Technology Research Instirute)的天文学家,舒密德博士(Dr. Maarten Schmidt),是该星系发现人之一,他观察了廿多年,认为“规沙”并非缩小,而是远去,他计算它远去的速度,快到等于“光速”的三十二倍。

吾人现知的最快速度是“光速”,可是实际上“光速”在宇宙中,不算什么,还有比它更快上不知若干倍的。

“规沙”之显得缩小,就等于我们看见飞机或轮船之远去,越去远了越看着变小。

“规沙”不过只是宇宙中无数的“漩系”都在运动的一个小小例证,也可说明了宇宙的无限伸张,更可证明了速度是无可限量的。我们不能再泥守于“光速”,认为外太空距离太大,射来的星光射线,必定是以“光速”进行,等到达地球,那已是几十万年以前的“光”了。事实上,宇宙中有许多辐射能,其速度不知超过光速多少倍!

超级超短波、微波,是我们已知的超过光速的辐射能,但是还有更快的“能”,其中之一,就是存在于宇宙之中,不生不灭,无形无体的极大智慧——佛。

上面提及的,还只是宇宙的“物质”宇宙,并非全部。宇宙其实是由无数的空间聚成,我们已知的计有:时间、光、声、热……等等,现在我们又知道有无穷的辐射能,还有非物质的多元空间,物与非物,交互相织,形成整体的无穷的宇宙。

在物质宇宙之中,弥漫着无穷的细微气体分子,大部分是氢气、碳气,一部分是氨、氦、氮,也有些氧气(容或者三氧,而非二氧)还有其它。在受到各种辐射能的刺激之下,它们就如我们的太阳光照热了的空气,会旋动,温度的差异,也会使之旋动;荷电的差别,即我们所称的“正”及“负”,(或称“阳”与“阴”)也会使之旋动,越旋动,聚集越多越浓厚稠密。“能”的结聚成形,就似台风的旋转成团,逐渐形成“漩系”,到了初期,是一团圆形球状的光与热,旋即爆炸四射,仍在旋转。而形成了卍状的旋转,越分越多,分出了很多的“漩系”,各小漩系亦在不断自转;离心力使之又再分出更小的旋转,其中的每一小中心的光热,会形成一个像我们的“日球”似的火球,它吸引着,带着的一群,渐渐冷却,其外壳硬化,成为星球。

我们的所谓“银河”,不过是无数的这些漩系之一,每一个漩系之内,都不知有多少个“太阳系”,大小不一;在那些所谓“太阳系”的每个小圈子之内,又各有不少的所谓“行星”的星球,其中有些很热,有些很冷(用我们的标准而言),但是总有一些不太热不太冷的,近似我们地球的。换言之,就是可能有类似我们的生命存在,智慧能力或较高,或较低。

自然,各“地球”的生物形态,必因环境不同而有差异。有些“地球”上的人类,可能就有不同于我们的繁殖方式;他们或者可以只取出人身上的一个细胞,就可造成另一个人,即所谓无性生殖,而无需两性之配偶胎生。

佛教所讲的四禅九天,人仍有形体,却无性欲。愚见看来,并非纯粹是哲学观点。

佛教所讲的十亿佛土,天外诸天,愚见认为亦并非单纯是抽象的概念。

宇宙中何止十亿个星球?何止十亿个“世界”?何止千百个天体?佛教历古以来经典都说有无量佛,无量诸天,这是符合事实的认识。

另外,上述的物质宇宙,不停地在变化,佛教之所谓“无常”。无数的漩系在形成,也有无数的漩系已经由盛而衰,最后爆炸分解,化整为零。但是游离的物质气体,又再与其它组合,旋转,而再逐渐形成新的星云漩系,如此循环而已。佛教所讲的生老病死,成住坏空,与轮回原则,正是此种循环法则的一环。

英国天文学界,近数年来多次发表,发现宇宙中的一些云雾状气体的活动,从光谱分析,可见有纤维状的生命状态物质,有智慧的反应能力。英国科学界多人认为生命来自太空——但凡有氢,有氨,就有可能形成氨基,逐渐发展为生命——我们所熟知之生命形态。

此外,我在上面说过,在物质宇宙之中,又有非物质宇宙与之交织。非物质在物质之中,物质又在非物质之内,构成复合的复度的多元的宇宙,其繁复,并不仅只是“正”与“负”(“阴”“阳”)两种宇宙之互相结构而已。

在吾人熟知的物质概念看来,非物质是虚无的,但是在非物质世界的人类(姑称为人类)的看法,我们才是虚无的。我们可进入他们之中,而一无所觉,他们也可进入我们之中,而觉得空无一物(请参阅“内明”前惠刊拙作“非物质”)。是以,我们很难说明,非物质的宇宙的存在,但是我知它是存在的。

勉强拿很接近“非物质”的例子来说:我们谁看见过“温度”?可是,冷到零下二十度,我们就知道它存在了;热到一百多度,我们就知道了:谁见过X光?可是去作胸膛照诊,照片印出来,我们就信其存在了;谁看见过无线电波?谁能看见红外线?紫外线?甘玛线?

辐射能是介于物质与非物质的,有些是物质的辐射能,有些是非物质的辐射能。佛的法身,是一种“自在”的辐射能,无形、无相、无色,故此释迦牟尼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上述的拙见,姑作此语的另一注解。

在非物质宇宙的无限的无量的空间之中,是佛所谓“无色界”的诸“天”。也有无量的佛,他们是无形无体无色无相的法身,是一种大智慧。

以我们这样有限科学智识,难测不可思议的佛的大智慧;来去自在自如,速度超过物质界的光速不知几千几万倍;其能力能够使事物产生内在的变化。就拿物质世界来说,它能使核子变化,能使原子价加减,能使人的脑波改变……。是以,观世音菩萨发心普渡世人,凡有虔念祷求观世音佛号者,必可获得菩萨的无形的能力救助出于苦难;而菩萨的能,是无限的辐射能力,上下四方八面辐射,正如无线电波,一万家收音机收它也不妨,一亿家收它也不尽。诸佛菩萨并非以人身出现,凡所现之应身,皆是应众生之心而现,给予安慰印证,众生根器知识不一,是以佛乃就各人之识力而现他们认识之“应身”。印度人,看见的菩萨是天竺打扮,中国人看见的又自不同,西方人所见者又异。心中盼着高僧模样的,就看见和尚模样的佛相出现来拯救,意识盼望见到慈悲母性形象的,就看到慈母形象的观音老母……。

再言之,佛的大智慧,并非局限存在于地球,它存在于物质宇宙之中,亦存在于非物质宇宙之中,它有无限形象,亦一无形象。佛的存在,有以千亿计,不只恒河沙数。

亦是一化千亿,千亿归一,如阿弥陀佛即是一例。

阿弥陀佛,是宇宙中古佛之一,不知历几千百亿阿僧祗劫。释迦牟尼,是古佛之再来,为渡世传法而来,因为我们人类,只知物质世界,只见到实物。见到人身,方相信其存在,佛乃以人身再现,并非佛教始自释迦之人身,其实老早在无量劫以前,已传递下来。

佛经说的劫,有大劫、中劫、小劫。一个劫(Kalpa梵语)是宇宙一生一灭的往复时间,即是宇宙“成、住、坏、空”的一次周期。

别说宇宙那么大了,就拿一个“漩系”的“成住坏空”的时间(是我们人类的感觉以为地球绕日一周的时间)来说,那也得算上不知经过多少亿年了。

我上面说过,宇宙的形成与分解,再生,并非同时而是不断循环的。在时间的观念上,佛典所讲的“无量僧祗劫”,正是对于宇宙时空的灼知,而无量僧祗劫,亦是刹那耳!时间是我们物质肉体人类的感觉,宇宙无始,亦无终,亦无量!成了不生不灭,时间就毫无意义了。

佛经诸典均说:七佛之前,古佛应世之数,无量无边,不可喻算,不可思议。久远劫来,诸佛出世,已有二万亿威音王佛,二万亿日月灯明佛……,不可计算,才传到释迦。诸佛亘古以来,不生不灭,存在于宇宙之中。

愚见窃认为,我们必须亦从科学天文学的宇宙观来认识佛教,佛教的宇宙观,乃是无量的无限的宇宙观,是合乎事实的,而非空想的,亿万佛土,净土,散布于宇宙之中,在物质之中,在非物质之中。

阿弥陀经说:善男子,善女人,当发愿往生极乐净土。

此言,愚见认为并非抽象的,而是具体的。上面我说过,物质受到时空限制,但是非物质的能,不受时空限制。心念专注的非物质波线,可以进入各种不同的空间,快逾光速,远达无限。阿弥陀佛接引,我作如是觐。

所谓往“生”之“生”字,自然并非物质肉体之“生”。

地藏菩萨本愿经中有云:“……有善男子,善女人,闻是菩萨名字……或称名,或供养……是人当得百返生于三十三天……。”

又云:“……又于过去不可思议阿僧祗劫,时世有佛,号曰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彼佛寿命四百千万亿阿僧祗劫……。”

地藏菩萨白佛言:“我承佛如来威神力故,遍百千万亿世界,分是身形,救拔一切业报众生。”“我所分身,遍满百千万亿恒河沙世界,每一世界,化百千万亿身,每一身,度百千万亿人,令归敬三宝,永离生死,至涅槃乐。”

明白了宇宙的状况,我们就越能够接受这些佛经所载的佛语,都是合乎科学的,真实的,至诚至恳,大慈大悲的,我们越多知道最新的太空科学,越多证实佛经的真理。

佛教的宇宙观,当然不只这一点点,我学识太浅,所知太少,只可以浅陋之程度,管窥其一斑,妄抒管见,作为抛砖引玉,盼望佛教大德指正,并多恳请博学专家用新科学引证佛教经典。

西方的不少太空科学家近年陆续发表,谓注意到宇宙间有多度空间,有非物质世界,有非物质形态的生命与智慧(我曾于“内明”月刊略为提及科学家名单)。

美国的太空探险船装有特别制作的金质唱片,已在外太空播放地球人类的古典及现代音乐片段,并播放卡特总统的谈话录音,以多种文本译出,大意谓:我们是地球人类……希望与外太空宇宙间的智慧生命联系。

这些事,似均可供我们参考。

如果外太空各星系有人类,或“类似人类”,他们未必是佛,或者亦是受到诸佛所度的诸天众生之一。

无量亿万佛与无数佛土,存在于宇宙太空的无限的各种空间之中,无色无相,不生不灭,此则为我所深信深知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