楞严经快诵网
楞严经快诵网
玄奘大师西行故事 正法眼藏-白云禅师 佛祖十大弟子 释迦牟尼佛传 证严法师说故事
主页/ 佛本生故事/ 文章正文

劝谏是用一切的善巧把领导的正念提起来,而不是去抵触领导者

导读:劝谏是用一切的善巧把领导的正念提起来,而不是去抵触领导者有一句话提到:“汤武以谔谔而昌,桀纣以唯唯而亡。”商汤、周武王,这个“谔谔”就是他们在朝廷之上,都是主动地纳谏,希望大臣从方方面面给他们指出...
劝谏是用一切的善巧把领导的正念提起来,而不是去抵触领导者 有一句话提到:“汤武以谔谔而昌,桀纣以唯唯而亡。”商汤、周武王,这个“谔谔”就是他们在朝廷之上,都是主动地纳谏,希望大臣从方方面面给他们指出问题,生怕他们不讲,所以大臣都对他们直言不讳,把很多客观的状况、基层的状况告诉他们。桀纣,这些是暴君啊,他们在朝廷之上,底下的人都不敢讲话,讲话很可能就要拖出去被修理了。所以为什么会兴?能纳谏。为什么会亡?就是听不进去意见。

魏文侯有一天刚好在哼着一首歌,他哼着哼着就说:“啊,我最高兴的事,就是所有的人都听我的。”他就这么哼着这个词,在那儿唱啊唱啊。结果他旁边刚好有一位乐师,这个乐师是瞎子,名叫师旷。为什么乐师是瞎子呢?因为他从事音乐,怕自己的专注力被眼睛分散,为了能够谱出真的能教化人心的音乐,专注他的耳力,他就把眼睛给弄瞎了。所以古代人那种舍自己的身去成就别人的心,让我们非常地动容。

当乐师听到自己的国君在唱着这句话,他最高兴的事,就是所有的人都听他的,这个乐师马上抱着他的琴,就往国君讲话的地方冲过去,冲撞他的国君,而且是非常地勇猛。因为他瞎了嘛,他也看不准,他就听着那个声音,就冲过去了。结果魏文侯被他吓了一大跳,赶紧闪开,但是因为太紧急了,魏文侯也跌下去,把国君的帽子摔坏了,前面那个帽带散在地上了。魏文侯很惊慌,马上说道:“冲撞国君判什么罪?”旁边的士兵马上答道:“判死罪。”“好!”然后就把这个师旷抓住要去行刑。而这些读书人每一次要被行刑的时候都是很从容,都会让那个想杀他的人觉得很奇怪。乐师就很从容地对国君讲:“国君啊,我既然是死罪了,你可不可以让我讲两句话?”“好,你就讲吧。”师旷就讲:“我从小就听到,尧舜都是希望别人给他很多的意见,桀纣就是自以为是、自大、自尊,都不听人家的意见。我刚才听到说‘我最高兴的事,就是所有的人都听我的’,我以为我是听到了桀纣,所以,国君,我是要撞桀纣,我不是要撞你啊。”

所以事实上,劝人不是很复杂,就是把人的正念给提起来就对了,而不是要跟对方比高下,“我比较有德,你比较无德”,不是这个样子。只要把对方的正念提起来,他马上就能转过来了。

你看,有一次齐景公最喜欢的马被部下给养死了,齐景公很生气:“来人啊,马上给我拖出去砍了。”就要杀了那个人。这时晏婴马上就说:“这个人太可恶了,不用别人动手,我来就好了。”晏婴马上就上前去要杀那个人,并对那个人说:“我告诉你,你犯了三个大罪。第一,把君王最心爱的马给养死了。第二个大罪,是让国人听到君王居然为了一匹马杀人。第三个大罪,是让所有的诸侯国都轻视我们的国君,居然为了马杀自己的人民。你看你罪重不重?”齐景公说:“好了好了,放了他吧,放了他。”所以这个劝谏是用一切的善巧,把这个国君、把这个领导的正念提起来就对了,而不是很冲地去抵触国君,或者抵触领导者。



结果魏文侯听到乐师师旷这么说,他马上就很惭愧,说:“不是他错了,是我错了。所以,把这个琴(就是冲撞他的琴,都撞坏了)放在我们的城门口,让所有的人都看到我的过失。然后这个帽子也别修了,我每一天带着它就能想起师旷给我的提醒。”你看这个领导者不简单,这么样严于律己。